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岳阳日报静影设计

岳阳巢文静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工程大学环境艺术学院毕业,学士。多少年来在武汉、上海、长沙等地从事环艺设 计工作,目前,在岳阳日报广告部设有设计工作室,主要是环艺设计,婚庆设计,接洽 婚庆举办事宜,承接日报广告,合作举办经济和文化大型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寡妇矶,栉风沐雨展风流  

2014-10-27 23:28: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寡妇矶,栉风沐雨展风流  


巢国辉

横卧于陆城江边的寡妇矶,今年正好筑成110年。近年来,文物部门发现,寡妇矶的真实地名不叫寡妇矶。她由过去的云溪区文物保护级别成为了省级文物保护,并且正在申报国家级文物保护。这位“寡妇”一夜之间成为人们仰视的“贵妇”,华丽之变源于一块碑文的发现。

    文物古迹是否受到重视,这要看其有没有显赫的身份或“皇家血统”。就象北京的公主坟,因为沾上了公主二字,于是北京在消除一些不雅地名时,把许多带坟字的去除了,公主坟由于“公主”二字被保留下下来。后来琼瑶把这个“公主”写成了《还珠格格》。也就象一件古瓷器,出自民窑和官窑的二者有天壤之别。我们生活在寡妇矶边,对此矶也只认为“貌不出众,语不惊人”。前几年,湖南省文联来了20多人到此采风,其中有水运宪这位写《湘西剿匪记》的大作家,笔者陪同他们说了关于寡妇矶的历史故事:传说光绪年间,一位姓陈的船民,长期在长江中开船营生,有一天,他家三口在船上行至长江中游一矶湾时,突然遇上大风,尽管纤夫们使劲帮他拉纤但还是不管用,最后船翻了,陈姓船民也溺水身亡,幸好其妻儿被人救起。其妻无名氏,化悲痛为力量,不但发誓守寡,并把儿子培养成材,而且决心将来要修一座矶头,“苦心人,天不负”,她的儿子刻苦研习诗书,终于一举成名,在朝为官。无名氏为了完成心愿,边要求儿子节省朝廷俸禄,边通过四方求助和自己省吃俭用,不多年终于积累了一大笔资金,在丈夫丧生处修建了一个遐迩闻名的矶头,后来人们为了纪念这位寡妇捐资修矶功德,便称这座矶为寡妇矶。这故事也来自《云溪区文史》,并非本人杜撰。但近年来,岳阳文物工作者发现了吴獬《创建临湘矶头记》碑,本人所说寡妇矶的身世几乎成了谬误。大矶头建成25年后,湖南才子临湘人吴獬撰写了《创建临湘矶头记》,记载了大矶头建造原因和修建始末。大矶头靠山一侧,这块花岗岩材质的石碑仍然存在,在风雨中默默诉说着两位清朝官员为民造福的功绩。吴獬《创建临湘矶头记》,对该矶的修建过程写得十分清楚。文章的大意是说,洞庭湖汇合九水过巴丘后,与长江水一起向临湘县城北岸奔涌而来。这儿礁石纵横,往来船只多靠南岸行驶。船只多靠纤夫拉纤方能行进,可临江石壁陡峭,没有纤道。特别是上水的船只,若遇大风,就只能靠纤夫拉纤了。纤夫们经常要披荆斩棘翻越峰峦,真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之险。稍有不慎失足,缆绳一断,不是坠落山崖摔死,便是跌入江中被水吞噬,船毁人亡的惨剧从古至今时有发生。清光绪5年,安徽安庆人余永清乐于为善,他以部员的身份赴湖北上任,船过此地,听说后甚是同情关切。经请示上司,他筹措到了一笔资金,便聚集工匠、民夫于矶头凿石修筑驳岸、纤道。并请临湘知县徐肇熙相助。岂料,刚动工余永清即逝世,徐知县全力承担重担,历时5年,于1904年建成。矶头建纤道三层,长百余丈,从此再无覆舟之忧了。余善人为百姓办事,不分区域范围,先是在这里设救生船,继而倡导修矶头纤道;徐知县不辞辛劳,经过5年的努力实现了余善人的愿望。

        至于为何叫它寡妇矶,《记》中有“集资鸠工”,可能也有寡妇们的捐助。二则,原来这里险象环生,往来纤夫死亡无数,是一个造成很多良家妇女变成寡妇的地方!也许在未修筑矶头之前,这里早就叫“寡妇矶”了。

   临湘矶头占地面积达1500多平方米,从下至上用花岗岩条石砌成三级平台:第一级平台从长江礁石自然面驳起,高1.5米至3.5米,宽2.05米;第二级平台与马鞍山山腰平接,高2.9米,宽2米;而第三级平台则高2.6米,宽3.8米至5.8米。同时,在每级平台的石墙之上,还雕凿有分布均匀的篙窝和钩眼,是为了方便当时船人撑篙和纤夫们拉纤时攀爬抓手之用。最为难得的是,在第二级平台的石墙上雕刻有3条1米左右的浮雕蜈蚣,形态生动传神,是不可多得的艺术佳作。其寓意是蜈蚣可以镇龙降妖,使长江里的水怪不再兴风作浪,确保过往船只平安无恙。

        上世纪30年代前,寡妇矶整体面貌和整体结构均保存非常完好,第三层上面设有108个安全花岗石栏杆;矶上通道设有3块告示牌,矶头后面石壁陡峻光滑,笔直向下,石壁上并由临湘知县姚良凯撰书“道广波平”四个楷体大字;矶头后面山顶建有石质“龙王庙”,当时香火不断,香客川流不息。但解放前夕,临湘县伪政府突击队队长无恶不作,爱财如命。他见寡妇矶石壁上拥有风化石,便强行无偿占用当地民工,为其炸矶采石,渔利其中,将在寡妇矶开采的大批石头卖至湖北洪湖等地。突击队在开采石头期间,对寡妇矶栏杆、石碑和寡妇矶地理环境造成一定破坏,使其中108个石质樯栏杆,所剩寥寥无几,三块石碑已毁坏两块,壁上大字也被炸毁。

        《创建临湘矶头记》作者吴獬是临湘人士,光绪十五年(1889年)中进士。其学术才华被誉为湖湘第一才子。两广总督张之洞与他晤面,颇受赏识。后来提及吴獬,张之洞赞曰:“洞庭一湖水,唯凤笙(吴獬)饮一匙,我与诸公仅尝其滴耳。”

        寡妇矶是长江南岸的一处人工水利工程,是长江中下游水道上唯一保存的利用自然山体和礁石修筑起来的人工矶头,它是研究长江航道和航运发展史的宝贵见证物和重要文化遗迹,在航运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百年沧桑,寡妇矶的纤道、篙窝、钩眼都是过去航行中人力的动能点,如今,已是以石油为动能的时代。寡妇矶伴着长炼油码头,两相对应实为巧合,正是时代步伐前行的见证。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