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岳阳日报静影设计

岳阳巢文静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工程大学环境艺术学院毕业,学士。多少年来在武汉、上海、长沙等地从事环艺设 计工作,目前,在岳阳日报广告部设有设计工作室,主要是环艺设计,婚庆设计,接洽 婚庆举办事宜,承接日报广告,合作举办经济和文化大型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沙 漠 风 暴[原创]  

2011-03-01 18:3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 漠 风 暴

宋守文
我在新疆生活了十三年,欣赏过各种形态的沙漠,也领教过沙漠风暴的厉害。
沙漠,不是水,但它会流、会变,随风流淌,变化多端。
当红日在沙海中徐徐升起时,浩瀚的大漠里,天格外蓝,空气格外新鲜。连绵起伏的沙丘,一个接连一个,似无边无际的波涛,碧波荡漾。迎着太阳走,留下深深的足迹,迎来一轮红日的升起。那奇观,胜过大海中的日出。这时的沙漠温顺而妩媚,宁静而恬然,闪着金黄的光芒伸向遥远的天边,似乎把人生的初始之路铺展得无限宽广。正午,怒放的阳光撒下一片火海,把形态各异的沙丘烤得黄里透着酡红,烤你烫你蒸你包裹你。
 下午,一般都有风。先是一股微风,不怀好意地伸出一两个指头,在大漠身上轻佻地戏弄着,旋起细长细长的沙柱,如轻舞旋转的美人,然后倏地倒下,散开,化成一片轻纱远去。大漠如何经得起这般挑逗,转瞬间,沙尘腾空而起,扑向风,在风的怀抱里飞舞旋转,展开了风与沙之战。风张牙舞爪地抓向沙漠。沙,又怎能受得这等委屈,于是,怒发冲冠。无数沙丘像长了腿,起伏跳跃,满眼是汹涌滔天的沙浪,放肆地把个宇宙空间搅得混沌而又疯狂。
我刚到克拉玛依旁的红山嘴钻井处工作时,和同事聊天。
“这里的风多吗?”
“不多,一年只刮一次。”
 “一次刮多久?”
“从大年初一刮到大年三十。”
这似乎有点玄乎。但我后来得知,有一年,大风将克拉玛依影剧院的大房顶托起来就走,房顶飞了好远才摔下来。还有一年,大风将电影院的大门给包围了,看电影的观众谁也出不去,就这样坚持到深夜。有的人实在熬不下去了,顶开门,冲出去!拳头大的鹅卵石噼里啪啦地打进来,人退回来了,又坚持了几个钟头。后来,听说有个人不信邪,英勇地冲出去,被刮倒,滚出去一二十里地。第二天风停了,人们找到他时,已头破血流,昏迷不醒,仍然紧紧地抱着一棵大树不放。
一天下午,在我从钻井队步行赶回红山嘴钻井处机关时,惨遭风沙的袭击。红山嘴钻井处就在克拉玛依南边,也在风口沙尖之上。
大风雷霆般从西方而来,风如剑,沙如刀,刺我、劈我、刮我、砍我。风奔跑着,咆哮着,发出鬼哭狼嚎的叫声;沙跳动着,摔打着,如万马奔腾带起的尘埃,如战火硝烟滚滚。我顶风走,费了好大的劲也迈不开步,走不了几步远,又几个趔趄倒回来;我顺风走,它推倒我,让我爬不起来。为了减少阻力,我只好哈下腰或者干脆趴下来用四肢爬行。
风越大,人越喘不过气来。强风封住鼻孔,使你失去呼吸功能;用嘴巴呼吸,只要一张嘴,便满嘴沙土。烟雾弥漫了偌大的空间,望不到天空,看不到道路,分不清东西南北。
偌大的戈壁,毫无遮拦,往哪里逃?此时,仿佛有个声音远远地告诉我:大漠是沉睡千万年的歌,要想听懂它,难!如身在咆哮的长江黄河,倒下就是毁灭。向后退无险可守,向前冲就是希望;停顿就是坐以待毙,等待就意味着死亡,需要不停顿地走,不停顿地拼搏。不走行吗?不走,就得葬身沙海。走,在天黑之前走到单位,就是希望。
走!顶着风走。不行,走一步,风把我顶回三步。侧着身走。不成,挪一步,风就会把我推倒。走不成,咋办?趴着!仍觉得自己有点飘忽,慌乱中,我抱住了一块大石头,一种踏实稳重的感觉油然而生。我抱着那块石头一寸一寸地往前爬。可谁知却爬入险境。一台拖拉机在风沙的混战中出现了,绊住了风的腿,挡住了沙的视线,扯住了风的衣裳,拦住了沙浪的去路。拖拉机在与风沙的征战中朝我开来,听不到机器的轰鸣声,看不到履带的滚动样,想不到也猜不到有那么一个庞然大物正在压向我,我的一只手碰到了拖拉机的履带,才感受到死亡的来临,迅速地闪开身子。那一闪,不知力从何处来,风也拦不住,沙也挡不住。闪开,拖拉机紧贴着我,碾碎了我的衣角,留下死亡警告的信号走了,我却惊得几乎晕过去。我没有被碾得粉身碎骨,死里逃生,是上苍的惩罚还是菩萨保佑?不管怎么说,我确实是用生命领教了你们呀,风、沙与拖拉机。
黄昏,拖拉机开到了钻井队,我也平安地回到了宿营地。沙海又恢复了宁静,留下美妙的波纹,似静止的水波。这个世界,有翻江倒海的痛苦,也有平静的顺畅与欢欣。
谁是胜者?看来打了败仗的是风,跑到戈壁滩上,撒了一阵野,费尽一切力气吹着,可戈壁滩丝毫未动。风载着久远的兴亡,如歌如泣,如怨如诉,退让了,消失了,临走却忘了来时的路,躲进天边的西南角落里。沙,疲惫了,沉静了,把自己的身躯投向大地,诉说亘古未变的痴情。天边,红似火的夕阳,映射出一片红似火的大漠,似红的海洋,似将士的血在流淌。
晚上,到了“围着火炉吃西瓜”的时候,大漠寒冷透骨。月光,似烟如雾地洒落下来,蒙蒙胧胧的,淹没了一切金黄、酡红和混沌。
永远的沙漠,永远走不完的大漠地平线。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