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岳阳日报静影设计

岳阳巢文静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工程大学环境艺术学院毕业,学士。多少年来在武汉、上海、长沙等地从事环艺设 计工作,目前,在岳阳日报广告部设有设计工作室,主要是环艺设计,婚庆设计,接洽 婚庆举办事宜,承接日报广告,合作举办经济和文化大型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又梦马蹄声声  

2010-01-13 09:3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梦马蹄声声

 

不知从何时起,我常常梦见那远古落日的边城,答答的马蹄声,离人的身影,风化的城廓废墟,还有苍凉的声声羌笛。醒来,窗外的江南烟雨依旧。耳边却依稀还有那凄苍的风沙呼唤着我的名字。我知道,我是该回去了。

我有幸生长在江南,小桥流水乌蓬船依然是如水般清润、婉约。清瘦的江南烟雨却总给不了我渴望追寻远古的沧桑、凝重。一支竹竿笔写尽了诗文,字里行间的点点笔墨怎能穿越答答马蹄声中历史苍凉的回响。

我有幸在落日的黄昏攀上了因年岁而坍,萧条苍凉的长城,仰望那被岁月风霜摧残了几千年的边塞废墟,血红的夕阳沉卧在空旷的荒野,从未见过这样的天,把整个荒野拓展得一览无遗,举目看不到天地的一丝缝隙。登台远眺时,只见茫茫宇宙,天高地远,仿佛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一丝生命,唯有自己在暮色下孤独行走,不禁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迎着满是尘沙的北风仰天长啸,发现天地间自己却又是如此的巨大。江南春闺的遥望、水乡柳荫下的诀别都已不复存在。唯有猎猎朔风下的楚风戈剑、羌笛凄呜的离人孤影,随着一阵烟尘又一阵烟尘,都飘散而去。

踏着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而下,寻一边塞小镇,一海碗浓郁的面汤,饮尽一壶呛喉的烧刀子,热泪夺眼而出。“西出阳关无故人”,我如答答马蹄声中的过客,送别的友人已经远去,酒也已喝完,朋友,我该远行了。男儿当击鼓,醉酒应策马,拖着你和故土的尘土将自己交给朔北大漠,等着我在月色下归来和你再饮一壶酒。

出了幽州,回首一望荒凉无垠的灰色废墟,霜刀般的夜风刺痛着我瘦弱的身躯,继续跌跌碰碰在一声声苍凉的楚歌中行走。踩着几千年被风沙淹没的脚印,向着冷月羌笛声下的玉门关而去,身后的阳关坍弛了,沙坟如潮,阳关的风雪,竟是如此凄迷;身前,寒峰如刀,丝路的荒芜,还是如千万年前一样悲呛。

厚重的塞北如雨的马蹄、如酒的豪气、如刀剑的风霜、如注的热血。声声羌笛如鼓,敲醒我挑灯看剑的乡梦;阵阵风沙如刀,刻烙了我满眶的血泪,沧桑了我往昔的容颜。时而披着一身尘土在荒山中入睡;时而背着行囊独走西口;时而子夜举杯豪饮;时而在大漠中孤身与狼对垒。我策马高歌,仰首击鼓。纵横千里风沙,迎风长啸,白衣依然如雪。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三十年的风霜,八千里的征途。那一边城的驿站,不是当年我挥手告别友人的地方么?朋友,我回来了。你的笑容还是一样豪迈吗?你还记得当年离别时痛醉的狂歌吗?你可看见我的目光依然那么平静,神采依然那么自信?那壶未饮尽的烈酒你还存放着么?

我答答的马蹄声敲响了故土的乡情,几十年的沧桑已随尘烟而去。泥土也已经一层层的沉埋,离人堆积如山的梦踏着秦时的明月从汉时的边城归来,塞北的沧桑终成一个男儿眼角的皱纹、白发,终成一个男人的历史。我的背囊装满了塞北的风沙,衣裳染满了烈酒的豪迈和胡笳的情怀,将这一缕缕血与泪给这片写满五千年历史的土地最后一刻的回首、一个目光。直至化成一本凝重的史书。

我长啸,报于这片土地雷的呐喊,落日的呼呼风沙中,我看见一个个游子的身影如多年以前的我一般在我的呐喊中豪迈的走过、、、、、、

饮尽壶中的最后一口酒,眼角,有热泪滴出!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