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岳阳日报静影设计

岳阳巢文静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工程大学环境艺术学院毕业,学士。多少年来在武汉、上海、长沙等地从事环艺设 计工作,目前,在岳阳日报广告部设有设计工作室,主要是环艺设计,婚庆设计,接洽 婚庆举办事宜,承接日报广告,合作举办经济和文化大型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的推剪[原创]  

2009-10-13 18:0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的推剪

宋立波

今年毕业恰逢金融危机,就业形势异常紧张。为了工作,我元宵节都没在家过就跑到了长沙,直到前几天十一放假了才有机会回家。

八个月没见,村子里变了大样:那条不知道被踩了多少年的泥巴公路,上面全都铺上一层厚厚的水泥;路旁冒出了几栋已经装修完毕的三层新楼,瓷砖铺成的地板,白色的墙刷的煞是精神;摩托车隔几分钟就会从身边掠过,运输工具由拖拉机变成了卡车,柴油机的声音小了,但货物流通的速度更快了……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这样的变化,我的心居然都怦怦直跳。

读大学的时候离家近,回家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所以回家比较频繁。每次回家之前我都喜欢把头发蓄着,到家后让父亲用他的推剪给我剪。父亲在我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就在县城了买了把推剪,当时在我们村还是个最先进的剪头工具,父亲感到非常自豪。我也就跟着自豪了一把,经常把头发蓄着。家里经常有人来往,一堆人看着父亲给我剪头,还有人不时的发出赞叹之声,让人有种众星拱月的感觉。六七年过去了,父亲还一直坚持着用自己的推剪,从来没有去村里的剃头师傅那理过。长久下来,他培养出了一手“绝活”,能自己对着镜子给自己剃光头。岁月如梭,眨眼过了六七年。家里还是人来人往,父亲理头还照样有一堆人“围观”。但时代变了,人们的观念也随之变了:“怎么这么抠,理个头的钱都舍不得花!”“剪成那样的头,都把自己毁容了!”……

父亲无动于衷,继续剪他的头。父亲买推剪的初衷是为了省钱,当他用24块钱从县城百货大楼买回来第一把推剪的时候,着实是心疼了好久。母亲也说父亲,这划得来么?父亲就开始给家里人算账,剃头师傅剃一个头一块钱,算两个月一个,家里三个男性(当时爷爷还在世),一年就省下十八块钱。一把推剪至少能用五年,至少就可以剪出90块钱的头,怎么不合算?母亲这才罢休。父母都勤俭持家,每次给我剪头时都问起在长沙剪个头要多少钱,听说最便宜的都要十块时,俩人都会不由自主发成一声惊叹。这声惊叹在我脑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我想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两年前的一天,父亲在给自己剪头时,推剪从他手上掉下来摔倒了地上。“哐当”一声,推剪掉落地上,变成一堆零件,父亲的心也随这推剪的破碎而破碎。他沉默的从地上捡起了零件,使劲的拼啊拼,拼出了推剪的形状,但已经完全剪不断头发了。那剩下的半头头发,让他不得不去村里剃头师傅那花了一块五毛钱。这是他五年来第一次去剃头师傅那剃头。接下来的几天里,父亲像做错了事情一样非常沉默,闲暇时候还会去拼一下那把推剪,然后试试是不是能用。当确定了一切都是徒劳后,父亲狠下决心,又去了趟县城百货大楼,买回了一把新的推剪,继续自己未完成的事业。

推剪用久了,总会有点钝。父亲在给我剪头之前,总要给推剪打上一点油,两手夹住推剪的推手,“咔嚓咔嚓”地来回推动,并拿来一张纸,推两下就剪一下纸试试,直到剪纸非常顺畅才开始给我剪头。有时候回家就两三天,正好碰上父亲比较忙的时候,剪头就只能放在晚上父亲有空的时候。白天父亲有时候要跑好几个村给人出诊,经常中餐都不能回家吃。累了一天回来,就着十几瓦灯泡发出的弱光,父亲照样给我剪头。有时我真想对父亲说你歇歇吧,我干脆去学校花点钱剪算了,但一直鼓不起这个勇气。

父亲剪头发多年来一直传承着一个模式:从耳朵两边开始剪,将两边推得对称后转到后脑勺,一路平坦后再从中间剪到最前方,最后才是修理前面最长的留海。我坐在高凳上,看着父亲高大的身躯,总会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父亲剪发时非常认真,他扎着马步让手能刚好舒展到头上,有规律地推着推剪尽量让推剪保持匀速前进。偶尔有一下收的快了,就会把那一把头发连根拔起。这时候父亲总会带歉意的问我:痛吧?我掩饰住那股痛楚,总是笑着回答:不痛。在父亲脑子里,我的头是个“大工程”,每次剪头都几乎要剪上一个小时。每剪一会,他就会停下来,退后两步,仰视着我的头,端详几秒,自言自语“这个地方还要修一点”,然后拿起推剪继续。剪头的时候,父亲最喜欢问我在学校里的生活,让我给他讲大学里的故事,他还总会拿起自己的学生时代故事来跟我做对比,有时候讲的兴起,手一快又会带一堆头发。我头上虽然有点痛,但心里却非常高兴。每次剪完是父亲最高兴的时候,他会把一家人都叫上来看我头,逐个评价他的手艺如何。家里人知道父亲这个时候要面子,都会夸他剪得越来越好了。我一照镜子,发现父亲的模式还是没变,还是停留在几十年前的审美模式。出来面对父亲时,我却满脸笑容,高兴的对他说:我很满意!

一家人围在桌上吃饭时,父亲总喜欢跟我讲他小时候的故事:过的是苦日子,天还没亮就要拿个簸箕去捡狗粪卖钱,年三十了奶奶做个咸鱼也只让几兄弟姊妹舔一口尝尝鲜;勤奋好学,晚上帮爷爷织完渔网后还要就着煤灯看会书,经常看着看着就趴在桌边睡着了;运气不好,考试成绩得了县里第一,但在下乡锻炼的时候被高空坠下的砖头砸了脑袋,修养时错过了委培以及考试机会;喜欢弄一弄新鲜事物,为了了解钟表里面的结构,将家里唯一的钟表拆坏了……他最喜欢给我说的一句古诗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他总是语重心长的跟我说:你各方面条件都比我好多了,但你很多方面都不如我努力。你要多下点功夫,不要辜负我们的一片苦心。父亲的话让我很受鼓舞,学习时代,我一直想着要用学习成绩回报家庭,家庭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如今我已走上工作岗位,不需要再花父母的钱,回家也没那么方便,头发都在工作所在地就剪了。但回家之前,我还是刻意留了几个月头发。父亲那把推剪在我头上咔嚓咔嚓动作的时候,我感到那么慈祥而亲切。虽然离开学校了,但父亲还是一直教我一些人生的道理,并设身处地的为我考虑我工作后的很多事情。回头想想,父亲在我小学就把我送到县城读书,到大学时候也没有让我贷款就学,父亲一直在用尽全力为我创造最好的环境。虽然父亲给我头发的修理确实不怎样,但父亲对我人生的“修理”,却一直是最棒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10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