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岳阳日报静影设计

岳阳巢文静

 
 
 

日志

 
 
关于我

武汉工程大学环境艺术学院毕业,学士。多少年来在武汉、上海、长沙等地从事环艺设 计工作,目前,在岳阳日报广告部设有设计工作室,主要是环艺设计,婚庆设计,接洽 婚庆举办事宜,承接日报广告,合作举办经济和文化大型活动。

网易考拉推荐

我心中的《半边天》  

2009-08-13 14:28:12|  分类: 山花烂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心中的《半边天》

李咏原创

“哐呛哐呛......” “嗨呀嗬,加油......”这边是动力厂清扫炉膛的铁钎敲打预热器声,那边传来的拉电缆声,时儿广播里传来:“现在开始大检修工地播音.....”这声音交织在夜空,仿佛如一曲劳动赞歌,响彻在油城的上空。1991年冬季的全厂停工大检修,虽然是大雪纷飞,但生产装置人流车流好不热闹。夜空之中动力厂灯火辉,煌宛如白昼一般,更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抢修景象。

“小李,小李,你看《中国石化报》了吗,我们前几天播出的‘动力厂女工讲奉献蔚然成风’稿件登报了。”我这时参加了由女工小组组织的为检修人员送姜汤,觉得这声音好熟啊,一看正是工会负责女工工作的刘爱兰在叫我。刘爱兰人称“刘老太”,动力厂上上下下都说她是个工作狂。我说没看到报纸,刘老太却说:“年青人不看报,不关心厂里大事能行吗?”刘老太人特别好,就是什么都讲认真,认真到“有点马列”。我在检修一线,上哪儿去看报啊,再者,当时厂里自己没有办报。

刘老太虽年近半百,但她声音洪亮,许多年一直为检修工地播音,常有人说她是“工地中央台”。也有人看了老太的热情说开玩笑说:老太,你还缺张“工地中央报”。这一说不要紧,老太却真的认起真来了。一天老太把我找去把办报的想法说了,并说要和中央的报一样是铅字排版。我听了大笑了一番,我说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啊,要采写、编排、印刷这一条龙的工作要多少人力物力啊?不好,这一说惹火老太:“不行也得搞,要作为一项政治任务。”

工地女工们白天上完班,晚上还来加班,一个运行人员搞检修是这里的老传统,加班没工资没奖金,晚上12点之后,厂里送个面包和鸡蛋,自建厂来就这样年复一年,天复一天劳动,特别是女工们工还要管家务,她们总是觉得这样习以为常,而且苦中有乐。我这个刚从学校新来上班的,看在眼里也激动心里,为她们的精神所感动。于是,开始研究起了作报纸。党委书记杨涛听说要办女工的报,为其题名为《半边天》,并写下了飘逸遒劲的毛笔书法。

我当时在机关当打字员,虽有天时地利,也还要有人和。我这个“总编”把机关常称我们是“五人小组”的成员请过来一起讨论。我们五人小组都有美丽的绰号,一个是动力厂唯独能作计算机编程的“独苗苗”,一个是党办的老宣传,我们称“老东西”,一个是老干子弟团委书记“代代红”,还有一个是来自上湖南山寨里的“山青水秀”。我的绰号不用说了,“总编”!但在排版上“独苗苗”的编程发挥不了作用,当时全厂办公打字还没几台计算机,我一台老式机械打字只能一块块打出来,再拼贴,再复印,出来报的果真象个报了,正正规规。

第一张报纸出来后在厂里有了很大反响,但是,虽是女工报却依然是个“私家报”,人财物什么都没有,我们办公室的纸张也是有定量的,有时纸张超标了还得要看脸色。朋友们发现我这个“大总编”的秘密后,帮我找来些纸张。人力上不是大问题,我那“五人小组“自然都是我的记者,随时调动。同时,动力厂内部和外部都有人投稿来。厂里当时颇有名气的“长炼记者”邓小莉也来采写了我们的报,并投了一篇《慈母手中线》的文章在《半边天》上发表。

我们的“记者”中最老道的还是“老东西”,他干宣传干事多年眼光独特,时常从《半边天》里淘出金来。一次,他看到彭德媛的报道后重新采写,在当年的《中国石化报》国庆版的头版头条上发表。一个红色醒目的大标题《长炼飞出火凤凰》,把我们《半边天》的采编人员都激动了一番。后来,彭德媛成了公司的劳模,许多女工也是象百鸟朝凤一样,如赖桂琼、方建蓉等人,从我们的《半边天》出发,其事迹在许多媒体传扬,都成为了公司劳模。

《半边天》的“五人组”都是在业余时间来办这张报。我当机关团支部书记后,为了还清他们的情,利用手中的“权利”想一起到桂林采风,但报给领导没批准,原因是“老东西”太老,不是团员。于是实话实说,我们《半边天》的采编人员想去采风,这一说,立马得到了批准。我当时感叹了一番,还是我们《半边天》有威力。

《半边天》办了6年后,出了近百期,随着《长炼报》的开办,自然地停刊了。但后来《长炼报》依然报道了《半边天》的创办历程。《长炼报》如今都是大报彩版了,真有点“中央报”气势了,我的报淘汰也是发展的必然。

前些日子,我家女儿带来一张小学校报,报纸比我们的《半边天》排版还要好,总编竟是“代代红”的女儿,又让我感叹了一番:轻舟已过重山。随着机算的广泛应用,现在小孩子都当起“总编”来了。

也许《半边天》只是长岭的一朵小花,但她常开在我的心灵的绿野。18年过去了,但我常常想起我们的刘老太、“五人小组”、那如火如荼的岁月......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